• 2010-09-10

    大学教师

    教师节,当了回老师。站在讲台上,下面有20多双眼睛盯着你,那种求知的欲望哦。真是让人有种自豪感。

    ——其实这只是我的臆想,我是当老师了,但那20多双眼睛基本上没在看我。有的在看研究生考试书,有的在玩PSP,有的在睡觉,还有的干脆听了一半就走了。我拼命讨好他们,时不时还说点八卦出来,但是没用,到最后整个课堂就剩下5个人,他们还集体在睡觉。

    那好吧,我是个失败的老师。——我能骂他们么?我一直在想如果骂了他们,下一节课开始是不是一个人都不会出现呢?

    还好,今天学回了一招,在上课一半的时候点名,哈哈。然后我还稍微威胁一下他们,考试还不知道,不一定是写论文哦。吓得他们都来问我要PPT,以后好复习。哈哈,最后,下课时,竟然有个同学跑过来,祝我教师节快乐,真是感动,我也是人民教师了,还是大学教师,真自豪!

  • 2010-09-09

    看客

    碎片的时间,没有大块大块的文章。

    人很奇特,要么是懒得只愿意看看别人都干嘛,看140字的微博。要么就发起宏大誓愿,想要写个巨作,对某个事物进行阐释阐释再阐释。

    在不写字的这段岁月,每每提起笔,总是写不出开头。无话可说,或者是要说的话太多,只是没有一个切口,无法喷泄。我多想像别人那样,洋洋洒洒写个几千字,每个字还都有切实意义,不是浮华略过。

    但才华有限,只能当成看客。

  • 2010-09-03

    焦虑症

    好吧,我承认我是个很懒的人,特别是在写字这方面。估计这里也不会再有什么人看了,所以就继续写写,哈哈。

    今天下午要去当一回人民教师,心里怪紧张的,总觉得很奇特,要在讲台上说些什么呢?明知道只是为了赚钱,但总要给小朋友们一些人生建议,一些真知灼见吧,不然算什么老师呢?

    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显得很焦虑,人一焦虑连青春痘都会长出来,一颗两颗,老脸生花,分外妖娆。

    这个星期一直在焦虑中,星期二接到写个陶红的稿子,就开始焦虑。怕自己很长时间没写稿子,就手生了,硬生生拖到最后一晚拼拼凑凑出3000字。然后就是当老师。

    或许选择太多,承诺太多,然后使自己患得患失,在30岁的门槛上,我也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机会机遇总是很多很多,但如何选择成了一种困惑。全盘接受是目前我唯一能做的,就像当时的刘烨那样,每部戏都接,接到最后自己崩溃。突然想到,那部崩溃的戏就是暗物质,有可能最近会去和暗物质导演接触一下,哈哈,那个昆曲导演,想来应该有趣但不商业吧。

     

  • 2009-12-15

    今日无雪

    原本说今天要下大雪,很多电视台报纸为此还做了很多预防下雪的专题。结果,到头来一场空,什么东西都没掉下来。

    跑天气的记者估计郁闷了,本来还能指望写个大稿,如今只能解释为啥不下雪了。

  • 2009-10-31

    腊肠

    腿短短的,像只小腊肠

    走路还一摇一摇,像只鸭子

     

  • 2009-10-20

    命运

    命运总是那么无常,只有把握好自己才是硬道理吧

  • 2009-10-15

    章意菩

    已经5个月,咪咪的肚子就像个小皮球了。天天休养,天天散步晒太阳。有人很不理解为何好端端要去生个小孩,美好的生活不是就此毁掉了吗?不过,我想,还是因为到了一定年龄吧,生活的基础原动力就在于对家人的呵护和关怀。江南人,更顾家吧。

    章意菩,这名字越念越顺口了。意念所在,菩提莲开,佛在心在,章意菩,愿你健康快乐,此生最大祝愿了。

  • 2009-09-17

    建国大爷了

    1、这几天实在太忙了,他妈的建国大爷啊,今天总算可以告一段落了。

    2、话说今天去采访建国大爷。昨天随便找人联系了一个老同志,今天老人家来了,给我看了一下材料,军级干部。应该比市委宣传部长级别高吧。本来没票的场次,我硬生生给他找了个坐在部长边上的位子。

    然后电影散场,随便找两个老同志,想采访一下。他们先是骄傲的说了下自己的名字,以为我知道。懵懂的我当然不清楚。然后他们和蔼可亲的说了自己的感想,我觉得挺不错,就开始问他们曾经的职务,一听吓一跳——一个是原苏州市委书记,南京政协主席;一个是人大主任——怪不得他们的经历那么奇特,又是训练国军军官,又是抓经济工作啥的。当然,最后他们都是微笑看我,只是我一直回味刚才我的提问是不是有些冒失了?

  • 2009-09-09

    09年9月9日

    1、先说大合唱

    这几天天天在唱,地动山摇的。选了一首根本不适合合唱的歌曲,大家拼命练,无奈高声部的印象实在太深,低声部无论如何发挥不出水平。听来听去,就好像20个人在唱一个调,没啥水准。虽然报社也都买了点稍贵的衣服参加比赛,但在电梯里,听到别的报社记者讨论他们有两套服装,彩排用的和比赛用的,甚至还有换用的袜子——真是自愧不如啊。报社领导能不能考虑我们穿着一身parada,每人领着一只LV上台呢。那样我们就是输掉比赛,在气势上也压过了别人,让人嫉妒死呀。

    2、再说婚礼

    今天是09年9月9日,好日子。到处都在结婚。为了赶上沈小梅的婚礼,我中午12点就到办公室写该死的巨稿。却没想到不满意又不满意,太多的人对稿件不满意了。直到7点,还没写完,沈小梅电话催急令——我还没写完,无奈她只能上楼开始婚宴;李小谷又一阵的催命电话——无奈,还需要修改,他只能默默吃饭;史小遥又一阵子电话,明天他要去北京赶场子,今晚必须把票给我——无奈,我还在改鸿篇巨著,建国大业。等啊等,菜没了,酒没了,人家的桌子都搬走了,我终于赶到了。沈小梅激动万分,当晚的她蛮美的,新郎也很帅——只是我只能找了个有人的桌子,喝起了赤豆元宵——很好,很好,我终于在结束婚宴的最后时刻赶到了!!!

  •  

    黄舒骏演唱会应该看下半场,自从那个吴秀波上台以后,我就立刻兴奋起来了。一身西装的他走上舞台,我们都惊讶:这是谁啊?完全不认识呀。还没缓过神,他就滔滔不绝起来,什么20年前就是黄舒骏的粉丝,什么开了12个小时的车到南京,只问见到黄舒骏。

    然后,黄舒骏唱一句,他就倾诉一下衷肠。最后,他竟然还送了一束花给黄,两人热烈的拥抱了一下。只差黄对他说:今天晚上回去等我!

    之后,孟非又登场,话唠唱歌,现场气氛越来越好。当然,阿雅的出现更让人集体站立。那种吊高的嗓门果然很受用。所以我总结下来,演唱会或者是站在舞台上的人,一定要吊高嗓门,不然没感觉。会像黄舒骏那样,唱着唱着,人就睡了。

     

    PS:下午还去看了《天安门》,也没他们说的那么好。只能说在如今放映的这么多电影中,尚可。我就一直奇怪,他们舞美队领到的任务也没啥了不起的,最后就是做了8个灯笼,然后在边上插了点旗,其他的还做了点啥呢?

  • 2009-07-25

    肚子变大了

    发胖的咪咪在时隔一年以后,总算见到了变瘦的庆哥哥,两人不断感叹,时光匆匆一去不复返哪。那时候的青葱岁月,她瘦他胖,现在的磋跎时光,她胖他瘦。我坐在旁边,看着女人肚子一天天变大,那男人的下巴竟然有些尖尖的。再看看自己,肚子也是一天天变大。就好像白岩松说的,到了我这年纪的男人,已经成了没啥本事的男人,不仅令自己肚子变大,老婆的肚子也搞大了。

     

  • 2009-07-22

    天安门广场

    第一次去天安门广场是在一个半夜,估计便衣都开始下班了。我从遥远的宾馆打车,看见一群人正在解领带,于是我相信他们就是便衣。那次,我是为了去见个网友,虽然网名叫“发达阿姨”,但结果我发现他竟然是个矮小的男人。当然,他是个电影爱好者,我们就在广场上说着什么贾樟柯、王小帅之类的名字逛了半天。后来,突然他说他晚上和拍《盲井》的导演李杨有约。于是好奇如我的就跟他一起前往相见。从天安门去三里屯,走了半天,进入一个小酒吧,印象里夏天,李杨穿着一双靴子,很牛逼抽着雪茄。知道我是南京来的,跟我说了半天江苏的领导阶层。可惜我一个都没记住。

    再后来好多次去北京,最多路过广场,再也没有去过。遥远的红旗,遥远的纪念碑,还有纪念堂,大会堂。最多从边上绕过,再也没有去过那宽广无比的地方。上上周,在一个半夜,出租车行驶在空旷的长安街上,12车道的马路已经被隔成好几段,边上虽然都有围挡,但抵挡不住漫天的灰尘。坐在车上,我一度以为围挡里面是在装什么安保措施,后来才发现,自那开始,长安街大修。

    这次原本想半夜再去一次广场的。只是每次到北京时间总是太匆匆,到了12点,还在唱歌,然后吃饭,然后还要跟这聊天跟那聊天。一恍惚,都快白天,国旗都要升起了。于是洗洗睡了,再也没去成天安门广场呀。

  • 2009-07-06

    最近几天

    ·去了一趟深圳,路上用了6个小时。狂风暴雨,坐在飞机上我就生怕飞机掉下来。

    ·怎么说这个城市呢,可能是我的偏见吧。城市的房子在赛跑,一个比一个高;人们的生活很龌龊,忙忙碌碌就为了4万一平方的房子。水果很好,海鲜很好,植物很好,唯独感到生活不美。没有规则和灵魂的城市。或许,购物天堂在隔壁,这里就不需要多精致多生活,反正乘个小火车就能到对岸去了。

    ·看完《天使与魔鬼》,感觉一般,没有太震撼。这和之前的期待完全不成正比。汤姆·汉克斯倒是瘦了点,只是和那个女演员一点都不搭配。电影中有太多宗教的知识,如果不懂天主教的历史,我劝大家还是别看了。而且有时候我一直在想,那个兰顿教授凭什么那么武断知道去追寻那些蛛丝马迹?凭什么这些踪迹就能找到最后的答案?一切就是小说作者自己的意想吧,没啥逻辑可推理。唯一称赞的是,伊万·麦克格雷格演的太好了。电影节我错过了他,为此有些小遗憾。

     

  • 2009-06-10

    上镜

    1、上电视真是件奇妙的事情。从来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看电视,好久没联系的人也会发短信来说,你变胖了。是啊,真的通过电视看自己,会发现那个胖如猪的男子竟然是我!双下巴,呆滞的目光,没有光泽的脸庞——靠,一切刻薄形容胖子的词语都能放在我身上了。这是怎么了?我竟然如此不堪!

    其实在拍摄时,我已经尽量想要把脖子往前伸了,可是没办法,脖子短。妈的,有时候真想去抽脂。

    2、电视上是不断讨论各种话题。我坐在那里插不上话。一直安慰自己,人家都是主持人名嘴,我一个用笔战斗的人,当然说不过人家啦。可后来想想,我在下面谈话时,也能滔滔不绝,阐述观点,为何到了镜头前就变得笨嘴拙舌呢?这就是水平问题啊。不过,如果天天能上电视当嘉宾倒好了。一来得名,二来也会收获颇丰。怪不得那些文字记者现在都那么爱出镜,搞电视的钱就是多!

    3、突然想到,我拒绝了同学下周上电视的机会!哎,出差去上海,令我损失颇多呀。

  • 2009-06-07

    三八记事

    1、去逛街,美丽衣服店里,一穿着暴露的男人,对着冷气口激动的举起双手。别人看来似乎他很热,想要冷却一下。但我分明看到他露出了自己的宽边内裤,jackjones的。不错,是个名牌,因为他比划了半天美丽衣服店里的衣服,结果一件都没有合身——肉太多了。于是,他举起双手,露出名牌内裤边——哼,咱们内裤也是名牌,不稀罕买没有合身尺码的烂牌子——当然,这些都是我臆测的,以我三八的心理臆测

    2、去火锅店,名品火锅店哇。真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呀。先不说服务员非常好脾气给我解释哪些菜品美味,给我倒茶,给我下菜之类的。但是去厕所,一个女服务员安静地站在洗手池边。待我小解完毕,她会优雅地给我开龙头洗手。然后递给我纸巾。最后,当我感到舒爽无比时,她竟然深深给我鞠了一躬——这令我有些震惊,谁说国内服务业水平低下,吃个火锅尽能感到一份高贵——下次还去吃!

    3、还是吃饭问题。晚上先是准备是烧烤。坐在那倒霉的烧烤摊前,足足等了1个小时,等的愁眉苦脸,他妈的还是没烤我的肉。气愤、愤怒,简直有点窝火。可后来想,我还能怎么样,人家生意那么好,压根不需要理睬顾客的想法。就在她开始烤我的肉时,我毅然决定在没付钱之前,离开烧烤,投入到边上小店——当然,这烧烤店也不会因为我的不在了而损失什么,还有别的客人呗——之后的小店里,上菜快速,服务周到。值得一提的是,我进入了小店,给女服务员说了几个笑话后,她就立刻从疲惫状态进入欢笑状态,一直笑盈盈地服务。哈,我可真是妇女之友呀。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