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07

    李宗盛

    李宗盛来了,很好玩的一个男人,说说笑笑。他是蒙古人,手上的毛长长的。50岁,度过了生命中第50个春天,他说自己不寂寞,因为有琴相伴。如今的他,谈琴做琴,和工人一起唱着《真心英雄》,对着大森林朝拜磕头。

  • 2008-03-04

    一声长叹 - [每天生活]

     

    好吧,我来写个博客吧,如果你看到,请你留言,以证明我现在写博客还有人看。

    昨天是刘若英发布会,黑色西装,枚红色高跟鞋,据说今年流行,可当她翘起腿坐在那里时,有点不像淑女。其实早就知道刘若英的脾气,回答问题还是有一搭没一搭,基本上有些答非所问,甚至在抢话。而实际上,记者们也没啥要问她的,又没话题,又没绯闻,作品也越来越少,而且她也说不出什么道道。所以坐了半天,没几个人问她,她就更显得无趣,独自喝茶发呆了。

    之后今天的BSB演唱会。怎么说呢,喜欢他们的粉丝,当然是高兴无比。只可惜我对这些男人的歌并不感冒。口水歌,也都15年以上的怀念了。为什么到咱们这里来的都是些过气的老明星呢?主办方也很傻逼,让我坐在飞机舱不说,那音响就像破锣似的,咣咣咣,听得难受。没到一半就出来了,还是以前的那个Nick比较帅,现在都成老男人了,还有什么看头。

    最近我在想,如果搞个非常文艺的小型演唱会,不知道会不会赚钱呢?这么多大众媒体,为啥就没一个稍微能够文艺腔调点呢?个个都生猛异常,那未来的文化会是怎么样?一个个都市侩无比,不懂得何谓费里尼,何谓斯科特?悲哀啊,一声长叹

  • 2008-02-14

    过年

    一年又一年,中国人祈盼的过年无非就是聚在一起,吃吃喝喝,畅谈过去,畅想将来。渐渐的,每年都会有这样的盼望,盼望着交流,交流出来的满足感、骄傲感。然后再次祈盼,去寺庙,去高山,人总是想自己长命百岁,然后在这百岁中事事顺心。可有的时候,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祈盼的是什么,这一年就已经匆匆过去,再回首,只有烛火依然旺盛,清香冉冉,沧海依旧。

     

    人说观音男生女相,那尊大像,伫立在每个人心中,面对它不由自主心中一沉。莲花八座,四开四季。六道轮回,生死相忘。风铃犹在耳边响,他人却已逝,应该珍惜的是眼前人。

    有那么多美丽的图,我偏偏就喜欢这张狰狞的。新年里,就应该心中狰狞,抵挡所有邪魔妖怪。

     

  • 2008-01-17

    长大

    她们已经长大,唱着永远在一起的歌,一起赚着钱。谁也不想知道两人到底会不会分手,只会感叹岁月的蹉跎。

    曾经那些稚嫩的面庞如今也像饱经沧桑,时间带走所有欢乐,留下世故圆滑……

  • 2008-01-14

    2008-01-14

    下雪的时候,我还在床上踢被子。等到一觉醒来,有人在紫金山脚下跟我说银装素裹了,才睡思懵懂的爬起来把窗帘拉开,哇,就一声哇。然后,真的开始冷了,手不听使唤了。不过我喜欢冬天,比夏天来的爽快。

    就是戴了块破手表,吊女人让我足足等了1个半小时。这年头,连林熙蕾都要耍大牌!直到最后连问的兴致都没了。虽然那个公关一个劲的解释,多么多余,就为了这么一亮相,花上好几万,这商家真是愚蠢到头了。好歹也找个知名点的,我分明听到有围观的人问,这是不是瞿颖啊?

    毛阿敏最后一个上台。因为她的冷漠,我足足多呆了2个小时。她来了一句不能说什么,我就像个傻逼一样的站在她身旁。不就一句话么,又不是俺想问你,怪不得毛阿敏已经不行了,还不如亲爱的韦唯。

  • 2008-01-06

    麻将

    杨德昌的《麻将》是我很喜欢的电影。人生有的时候的确就像一场麻将,《色,戒》中那副牌左打又打,女人们在麻将桌上将所有危机谈笑风生,好不快活。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能否杠开,甚至来个海底捞月,一盘赚回本。

    所以,有人常说人生需要忍耐,像打麻将一样等到最后一刻,最后一张牌,来个反败为胜。只是,心里默默念叨,忍耐错过了岁月,磋跎了沧桑,让大好青年也变得犬儒无比,圆滑世故,这就是最后一张牌的好处么?

    想想还是有点不甘,不甘心就此沉沦,这可能和没盘必赢一个道理。有的时候是靠运气,有的时候是靠技巧。我更相信技巧的锻炼,所谓扔牌转牌快,给自己的机会多一点,那赢面也就多一点了。

  • 2008-01-02

    美丽

    原来有的时候,我们真的比较浅薄,那么漫长的历史孕育出的种种娱乐,到现在变成了所谓文化传统。那些经典如此美丽以致醉人。只是现代的脚步太快,只能留着到老,到死,慢慢体会残缺的美。娱乐至死,死了才来爱,那有什么意义呢?

  • 2007-12-27

    回应

    在新浪里也开了个博客,只是很可惜,骂的人山人海的,想想安静也是有好处的。至少没人会来问候我妈妈。这世道,真是可怕呀。

    还是在这里发发图片比较好玩点,只是,只是没人留言有的时候也挺寂寞的,好歹给我点回应撒。

  • 2007-12-25

    戏剧内核

     

     

    最近比较喜欢探讨故事内核,和咪咪探讨电视栏目剧的戏剧内核,和马博士探讨最近两部大片的戏剧内核

    其实现在回想一下,自己喜欢的几个电影其实都是有很简单但又非常紧张的戏剧内核:例如《色,戒》中的女特务勾引男长官,男女的戏剧矛盾,加上敌我戏剧矛盾,欲拒还留的张力,这在世俗还是特殊讲,都算是很能激发人观看的一系列冲突;《投名状》中,兄弟义气在战争中的交错矛盾,ABC结义为盟,A骗了B,杀了B,而因为B和C之间的关系,令C和A又了强烈矛盾,致使整个故事一层又一层推进;还有《盲山》中,女子被投入到一个封闭的环境中,她的不断出逃和整个山村的不断控制她行踪形成一对强烈冲突,令观众有个心中悬念,她到底能不能逃出去,不断推进剧情发展,也自然能令观众始终等候结果出现……

    我一直认为要在1个半小时或者2个小时中吸引观众安静观看,最重要的还是强烈的戏剧张力。可以将这种张力散化掉,就如同李安这里一笔那里一笔,每个镜头都很美丽,都有意义,组织起来力量更大;可以更集中,就如同最简单的好莱坞大片中正邪矛盾,也能编造出无数惊心动魄电影。最平庸的是说了半天,每个镜头都很凌厉,但放在一起,因为缺少整个魂,令电影散文化得无边无际。

    我想《集结号》就是如此。这部电影可以说每个镜头都很好,冯小刚的立意也很好。但他的矛盾冲突没有或者说不明显。最多是谷子地这个人对于组织的不信任。他身上有个矛盾冲突对象,就是一边47个人明明是烈士,另一边47个人却被判定为失踪人员,他要给他们“平反”,但平反应该找谁?是政府!

    很自然,像冯小刚这样精明的导演是不可能直接将矛头指向政府的。因此整个电影后半段的矛盾冲突被他的一种强行意志给完全冲淡,变成了谷子地一根筋似的个人行为。没有了矛盾的另一方面的描写,那他的行为就没有任何冲击力。而他后半段这么软弱无力的冲击力,直接影响到前面那轰轰烈烈场面的堆积,因为前面的轰轰烈烈应该对应后面的千辛万苦平反才对。可电影镜头没有太多表现。那电影到最后让人讨论的只能是那些战争场面。至于战争场面,为什么不能直接看拯救大兵瑞恩呢?

    冯小刚一次又一次的说这部电影是诚意之作。他其实明白好的电影必须有个优秀故事内核,就好比《夜宴》能套用《哈姆雷特》、《手机》有一种阴谋偷情冲突,《天下无贼》是封闭场景下的人性挣扎。但到了《集结号》,一切散尽,没有留下什么,只能留下张涵予在煤堆里疯狂挖煤,而他到底有没有目标,我想这个这部电影一样,一时有点找不着北。

  • 2007-12-17

    贴张图

  • 2007-12-17

    改正

    还是稍微更新一下这里比较好=有人说我现在的心绪有些问题=我也这么觉=似乎永远的不满足=要改正

     

  • 2007-11-23

    几张照片

     

     

  • 2007-11-23

    11月23日

     

    电视上赫然出现了林一峰的脸,那是湖南卫视。就那么那么瞬间,他可爱的样子就变了。来南京时,他试图讨好着媒体,三十多岁的人还是那么兴高采烈,说着说着都可以从台子上跳起来。指着一个记者的衣服,很好奇的说自己很喜欢,那个记者还是个肥胖男。他说自己从来没关心过商业途径的发行,也无所谓自己专辑书籍是否能够大卖,就走小众也能生存。只可惜,他出现在最大众的电视上,还能继续小众么?东大礼堂非常宏伟,只是比起奥体体育场总差那么点。或许,下一次,林一峰来时,会移师到奥体?完全有这个可能哦!每天都有种种无名火,特别是当传媒这个行业无形的压力出现时我会在睡觉时,突然对着咪咪说,今天版排好了么?我会在醒来时,脑中盘旋着今天到底要写点什么?但突然想到我这么做,这么敬业是为了什么?为了证明自己是多么牛比,还是为了能过多赚点钱?至于前者,也没有什么好证明的,牛比的记者是牛比的媒体造就的,是牛比的新闻制度造成的至于后者,更没有什么差别,赚多赚少,在一百万面前永远只是一个小数字而已所以我陷入了困境,我究竟是为了什么如此工作忙碌呢?
  • 2007-11-23

    不知道

    每天忙忙碌碌是为了什么,谁能告诉我呢?

  • 2007-11-21

    一个月

    想想时间真快,就这么一眨眼,差不多离南京结婚日子都有一个月了。想想当时的那份紧张充实和现如今的困顿,真的很有趣。

    到现在很多人都没法相信我是个结婚的男人,不过这已经是事实,哥们姐们,咱们结婚了。

    这几天每天都在看贝蒂,换成别的碟还不答应,唉,我是不是着魔了?可爱的贝蒂,是我在幻想那种时尚生活呢,还是有别的潜意识?谁能帮我分析分析。不过有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咪咪和贝蒂有的一拼,当然啦,咪咪可不能称作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