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17

    数钱

    每天我都喜欢打开工行的网上银行,不是为了买什么东西,而是查查有没有多钱

    多少年来,这仿佛成了一种强迫症,即便知道一个月中有29天不可能多钱,但我还是每天孜孜不倦点开数一遍钱。我是不是活的太累了点呢?一点都不洒脱哎。

    今天没看电影,像是有点犯罪。也没有看电视剧,整个一天在做什么?我都忘记了,只知道非常非常寒冷,冷的我只能叫咪咪把车开过来,我在车上取了会儿暖,然后昂首挺胸走进了演艺集团……

  • 2007-11-15

    成名

    神奇小子,算是一部好看的电视剧么?有的时候想着能不能把灯泡这类东西吃掉,也算是解了一口恶气。哈哈,今天还采访了一下张峻宁,之前一直觉得海岩那么推荐肯定会红了哇。了解一下情况后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海岩搞了个周一围就没红出来,现在要红的话,条件因素还真多。但愿他能红吧,不然的话,整个圈子里知道他被海岩搞过后,就没法再混下去了,这个圈子就是那么现实。真正掌握生杀权的还是那么几个。海岩叔叔算一个,琼瑶奶奶算一个。只可惜这两个的招牌都不算怎么响亮。又见一帘幽梦就没把那个女的打造出来,海岩剧也好久没出现明星了。哎,现如今要成名还是挺难的。

  • 2007-11-14

    盲山

    刚刚看完《盲山》,真是不错的一部电影。晚上和叶老师吃饭的时候就谈到了《盲井》,他说这是最牛比的电影,中国如果排出前十部经典影片,盲井肯定算是一部。

    到了《盲山》,李杨也不忘记一贯的戏剧性,虽然通篇看下来演员都很自然,像是本色表演,但故事的张力却一次次体现。白雪梅不断的要逃出那山村就是整部戏最大的悬念,大家在等着她逃出去,而她的一次次失败更可见整个人生的荒诞。

    到底谁错了呢?淳朴的村民为了有后,花钱买媳妇,他们本分善良最多有些野蛮,但尚能理解;白雪梅要逃出去,为的是脱离野蛮,寻求大学生自己的生活。两者都挺好,只可恨人贩子。在这里李杨和李安都一样,看似云淡风轻,实际上深藏杀机。这就是好电影的判断吧。

    只不过,比起盲井,盲山的冲突性和戏剧性并不是非常突出。再加上整个故事到最后的一点点妥协,让人不免有些遗憾。可即便如此,盲山还是非常值得一看的电影。小小的感觉就是演员长得很像林志玲,很有前途的女生。

    我在北京见过一次李杨,还一起喝了茶。这位已经定居德国的中国导演显然能够比一般体制内导演有更多的选择余地。他说他的电影不需要依靠国内政策,真是牛比的话。盲山至今不能发行放映,大该和导演的性格有关吧。哪一天,能够在电影院看到盲山,那中国真的可谓是进步了。

  • 2007-11-06

    平庸

    眼看着又是平庸的一天走过,都来不及半点回味。起床刷牙,上网写字。没有留下多少有价值的东西。我开始怀疑起价值的问题。那么多忙碌的人都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么?

    又一次把镜头对准了那层楼,这次把色调调灰,感觉还行。满满当当的娃娃,在橱窗里,他们是否还有温暖?

    晚上最易思乡浓。偏偏过了强说愁的年纪,我还在不断的忧郁和烦恼,真是一件可怕的事。

  • 今天又一次看《色,戒》,真是老中青文青大联欢啊,看到那个某某晚报的副总携带某某夫人啦,还看到那个某某周末的编委啦,还看到那个某某大学的某教授啦,反正一个大影厅,全是人。

    身边坐着一个壮汉,背后坐着个广州人。电影开始,汤唯开始挑逗,壮汉起先看着兴奋,但一次又一次的阉割,他就受不了开始打鼾了哇。哎,当中几次三番我感觉他硬睁开眼,但看见银幕上肉体并没有横飞,色欲并没有铺张,他也只能继续发出低低的鼾声。至于后面那个广州人,几乎成了广东话专场。不断打电话,不断告诉别人他在看《色,戒》。好吧,就算他是个艺术欣赏者吧,但老是用广东话在推销一部国产片,总有点别扭。《色,戒》的广东话应该怎么打出来,我好像还不大会哦……

    最后一个镜头是梁朝伟坐过的床,皱巴巴的床单。李安两个字出现,边上的壮汉舒坦了一口气,还伸了个懒腰。至于广州人,开始用标准普通话和身边人谈论:“我觉得这个电影的悬疑性不够啊,就这么几次三下结束了,看着真不过瘾!”无语……是我无语……

    再者,今天在电梯里,那个罗某某看到我一脸高兴地说她发现一个秘密,就是看过色戒的男的,基本上没什么说过好看的。唯独我在那里称赞这个细节,那个细节,所以她觉得我是异类。我想尽办法想要反驳一下,无奈,最后我只瘪出了几个字,可能我是个女人吧。唉,有的时候这种感官的东西是因人而异的哇。没办法做统计,不是上海的某某某和某某某都觉得还不错吗,他们可都是男的。或许别人问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可以说自己是女人吧。《色,戒》应该算是给细腻的人看的电影吧,而细腻的人无所谓男女的。

  • 2007-10-30

    婚礼照片 - [每天生活]

     别人说我是个结婚狂,因为他们觉得烦琐无比的婚礼,我竟然搞了三次,每次还都不一样。想想自己也真的挺有毅力的。在南京婚礼前,我开着小车,撞上了一辆公交车。当时的感受不是什么惭愧,而是非常着急,怕怠慢了宾客,以及其他种种。还好一切都很顺利。

    现在终于结完婚,我只能慢慢梳理那三天的过程,直接贴点图片上来吧。

  • 2007-10-19

    又一次结婚

    明天又要进行一次结婚典礼,算下来都是第三次了

    所以说不上有什么兴奋的,只想这次结婚结束后,我们还该追求些什么?我的生活还缺点什么呢?

    似乎缺的东西挺多的,哈哈

  • 2007-10-15

    摄影 - [每天生活]

    再次将自己拍的照片贴在博客上,新买了个相机,相信很长一段时间我又会对摄影有了兴趣。只是不擅长旅游的我,总是没有太多可以拍的,每天背着一个大相机跑来跑去也不大现实。

    现在总算弄明白为什么那么多有钱人不喜欢买单反机,太大了,不方便啊。哎

    而且买了机身,还要买镜头,简直是个无底洞。我如果是摄影记者也就罢了,偏巧还是个文字记者。不过比起一般的摄影记者,我还是相信自己的摄影技术的,哈哈。

  • 2007-09-25

    诅咒

    对于婚礼,我无语,可能是因为我的懒惰和疏忽,现在我已经不敢想象那个日子

    那天的人,那天的事,对我来说,我突然有种想逃避的感觉

    不是所谓的婚前恐惧,是真的怕了,怕了那个该死的地方,我有点想诅咒的念头

    他妈的!!!!!

  • 2007-09-21

    9天

    还有9天时间了,想想可真快

    有些紧张了

  • 2007-09-20

    猥琐

    所谓猥琐,应该由内而外

    曾经只是张大嘴哈哈的小冯如今俨然能够和陈凯歌、张艺谋平起平坐

    不由想到这是个媒体世界啊

    只要多曝光,就能多成功,这是定律

  • 换了个博客,果然没什么人留言了,没有了交流,我连写都有点懒得写了,一来以前说的八卦,现在突然说不出来,感到有些憋屈,二来自己最近的生活老是和些严肃的事情搅浑在一起。如我这样懒散的人,怎么可能突然一下子懒散起来,写点严肃无聊的文字呢?

    不过,下月的第一天,将是人生中的一个大大大日子,还是应该书写一下

    凡是有认识的人,想要参加的人,应该提早预定,我都不知道其中的规矩的。毕竟结婚只有一次

    如果想参加婚礼的,或者没法参加婚礼的,好歹看过这个博客时也留下点什么,让我好知道嘛,哈哈

     

  • 一大早就起来看电影,一部《松子的一生》看的我感动不已,实在是太好看了

    现在我对日本的两个演员,妻夫木聪和柴崎幸非常有好看,两个人真是绝配啊

    人为什么活着?不是别人为我,而是我为别人,松子反复唠叨着这句话,听着怎么有点马列主义的味道呢?不像资本主义要说的话哎

  • 2007-08-05

    窝囊

    毕竟有那么多人在天上飞来飞去,而我只能开着小车子在地上只有几十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开来开去

    明显,格局不同,人的心态也会有所不同,有的时候想想会感到窝囊

    恐怕这辈子我都会很窝囊,没办法的了。

  • 2007-07-29

    江心洲

    去江心洲可以走我家边上一条路,非常迅速,嗖嗖嗖,就能到达棉花堤

    坐在车里,看着江水翻滚,我就想着为啥不造个桥呢?后来想想,要是有桥后,这小岛上的房价不是要飙升?于是我和咪咪其实就在环岛游,视察一下哪里的房子比较有投资价值。大热天的,我们还真的有些不知疲惫哎。

    唯一的愤怒就是这里的饭菜实在太贵了,什么都没点就花了百元,基本上一只河虾一元钱,哎,俗话说杀的就是游客,我算是体会到了。

    最后买了几斤像乒乓球一样的葡萄,还去了所谓的创意市集,可怜巴巴的几个小摊,说差不差,说好不好,挺让人失望的。而且据说里面的摊主大多数都是上海人,这一下子又令我对那座城市有了些嫉妒,为啥为啥?

    第二天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腰已经疼的不行,是不是开车开的太久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