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15

    盛中国

     

    下午开车去采访盛中国的路上,就想象着这位老先生的慈祥样子

    当了这么长时间记者,我对那些无聊的娱乐小明星一点采访兴趣也没有,一方面在于我的工作令我开始严肃,另一方面,采访比自己差的人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所以当泱波说有盛中国演出时,我和某某都同时提出想要专访一下这位老先生。

    非常配合,以致于我可以说他很韶的跟我拉了半个多小时的家常,当中老先生的太太还在边上微笑看着大家。这是一个幸福的家庭吧,音乐之家,我曾经有些向往的。

    曾经的他被每个共和国的人都那么崇拜着,因为他的名字里有中国两字,曾经他意气风发,走到哪里都能够引起一阵骚动。而今,66岁的他依旧奋斗在音乐第一战线。和夫人去了南京,马上又要到深圳、中山、东莞,这是什么样的动力在支持着他哪?显然不是为了钱。他说是音乐,我相信了。有的时候,我的确也想进入一下古典音乐的欣赏中,只可惜,我听了郎朗的《黄河》有种想睡觉的感觉。不过好像很多音乐我听了都会睡觉,也就没啥好计较的了。

    最后,他给了我一张名片,密密麻麻的头衔上最显眼的还是全国政协委员。66岁的音乐家,归根到底还是看中了一些东西,他并没脱俗。

  • 陶喆的歌还是喜欢听的,只是当带着任务去看一场演唱会时,就不会有啥好的想法

    特别是当发现给我的票竟然没有座位,我的心情就可想而知

    在一堆保安当中欣赏音乐,大概没啥人愿意,于是我也就开始不喜欢起陶喆

    听到他哼哼唱歌时,可怜的我竟然都有种想睡觉的感觉